民商案例 当前位置:首页 >案例中心 >民商案例

交强险可先行赔付精神损害:邝某某、黄某某诉何某某等交通事故责任纠纷

发布人 : 广东常成律师事务所时间 : 2015-05-25
广东省珠海市斗门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5)珠斗法民一初字第172号 
    原告邝某某,男,1966年1月14日出生,汉族,公民身份号码440421196601XXXXXX,住广东省珠海市斗门区某某镇某某某村大村十七巷49号。
    原告黄某某,女,1964年12月17日出生,汉族,公民身份号码440421196412XXXXXX,住广东省珠海市斗门区某某镇某某某村大村十七巷49号。
    上述两原告共同委托代理人黄素红,广东中晟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何某某,男,1962年9月29日出生,壮族,公民身份号码452132196209XXXXXX,住广西宁明县某某乡某某村某某屯50号。
    委托代理人张德斌,广东常成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珠海某某开元汽车运输服务有限公司,住所地珠海市香洲区某某路312号商铺之一。
    法定代表人王某某。
    委托代理人何振生,系该公司员工。
    被告中国某某某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珠海中心支公司,住所地珠海吉大九州大道某某公寓综合楼第一至七层、第十五层。
    负责人温某某,该公司总经理。
    被告中国某某某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广州分公司,住所地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某某北路559号某某某保险大厦首层、夹层、十一层、十二层。
    负责人吴某,系该公司经理。
    上述两被告共同委托代理人杨伟良,系该公司员工。
    原告邝某某、黄某某诉被告何某某、被告珠海某某开元汽车运输服务有限公司、被告中国某某某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珠海中心支公司(以下简称“某某某保险珠海公司”)、被告中国某某某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广州分公司(以下简称“某某某保险广州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5年1 月22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原列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广东分公司为本案共同被告,但由于本案涉案车辆第三者商业险的投保公司为某某某保险广州公司,在案件的审理过程中,原告申请将被告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广东分公司变更为被告某某某保险广州公司,经审查原告的申请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准许。并于2015年3月24日对本案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邝某某、黄某某及二人共同的委托代理人黄素红,被告何某某的委托代理人张德斌、被告珠海某某开元汽车运输服务有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何振生、被告某某某保险珠海公司及某某某保险广州公司共同委托代理人杨伟良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巳审理终结。

本案相关情况

    一、事故发生概况:2014年10月26日9时5分许,邝富权驾驶粤C2B640号普通二轮摩托车在斗门区X582线路段由北往南方向行驶至三村工业园康特厂路口时,遇何某某驾驶粤C22561号重型自卸货车沿马山二路由西往东方向行驶至,两车发生碰撞,造成邝富权当场死亡及两车损坏的交通事故。
    二、交警部门的责任认定结果:邝富权承担事故的主要责任;何某某承担事故的次要责任。
    三、受害人概况:邝富权当场死亡。本案原告邝某某及黄某某系受害人邝富权的父亲与母亲、法定继承人。
    四、死亡赔偿金:原告称受害人邝富权虽为农村户口,但在事故发生前一直在珠海紫翔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工作,在城市有固定的工作和收入,因此死亡赔偿金应当按照珠海地区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6375.0元/年计算,死亡赔偿金应为727500元(36375.0元/年X20年),并向本院提交了珠海紫翔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出具的《证明》、《劳动合同书》及社保缴费记录予以证明。本院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九条“死亡赔偿金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标准,按二十年计算。但六十周岁以上的,年龄每增加一岁减少一年;七十五周岁以上的,按五年计算”之规定, 本案中,原告提交的证据足以证明受害人在本案事故前在城镇有固定的工作和收入的事实,因此,其死亡赔偿金应当按照珠海地区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6375.0元/年计算。受害人邝富权1992年出生,事故发生时未满六十周岁,因此其死亡赔偿金应计算20年。综上,原告主张死亡赔偿金727500元(36375.0元/年X20年)有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本院予以支持。
    五、丧葬费:原告主张38752元(77504元÷2)。本院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七条“丧葬费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标准,以六个月总额计算”之规定,珠海地区上一年度职工年平均工资为77504元,因此原告的上述主张亦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照准。
    六、精神损害抚慰金:原告主张100000元,本院认为,根据当事人在本案事故中的过错程度,当地的生活水平,本院酌定原告的精神损害抚慰金为30000元。
    七、受害人亲属办理丧葬事宜支出的交通费:原告主张500元。本院认为,原告虽未提交相应的交通费发票予以佐证,但考虑到丧葬费是原告办理丧葬事宜所必须产生的,另结合本案中原告的住所地以及本地交通状况,本院酌定为300元。
    八、被抚养人生活费:原告主张261306元(26130.60元/年X20年÷2),并称被抚养人为本案原告黄某某,也即受害人邝富权的母亲。原告称本案中两原告巳经离婚,黄某某本人居住在农村且没有收入来源,而原被告的女儿邝丽心所生育的女儿又有先天性心脏病无法工作,从受害人的家庭情况来看,受害人虽然年纪轻轻但已开始承担家庭经济负担,并向本院提交了珠海市斗门区乾务镇荔山村民委员会出具的《证明》一份予以佐证。本院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八条:“被扶养人生活费根据扶养人丧失劳动能力程度,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和农村居民人均年生活消费支出标准计算。被扶养人为未成年人的,计算至十八周岁;被扶养人无劳动能力又无其他生活来源的,计算二十年。但六十周岁以上的,年龄每增加一岁减少一年;七十五周岁以上的,按五年计算。被扶养人是指受害人依法应当承担扶养义务的未成年人或者丧失劳动能力又无其他生活来源的成年近亲属。被扶养人还有其他扶养人的,赔偿义务人只赔偿受害人依法应当负担的部分。被扶养人有数人的,年赔偿总额累计不超过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额或者农村居民人均年生活消费支出额”之规定,本案中,原告黄某某1964年12月17日出生,本案事故发生时其未满50周岁,原告所提交的村委会的证明也只载明黄某某失业无工作,并不能证明黄某某已丧失劳动能力,因此原告黄某某并不符合被抚养人的条件,故对原告的该项诉请,本院不予支持。
    九、财产损失:原告称该损失即车辆维修费6023元及评估费451元,共计6474元。在案件的审理过程中,原被告一致同意本案中原告的车辆损失为5582.72元,对该数额本院予以确认,另加上评估费451元,因此原告的财产损失共计6033.72元(5582.72元+451元)。
    十、受害方已获得赔偿情况:本案中被告无垫付相关费用。
    十一、有关保险合同主体:被告何某某驾驶的粤C22561号重型自卸货车在被告某某某保险珠海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在被告某某某保险广州公司购买了第三者商业险。
    十二、有关保险合同类型:粤C22561号重型自卸货车投保了交强险,第三者商业险100万元,不计免赔。
    十三、有关保险合同主要内容:事故发在保险期限内。
    十四、其他需要说明的情况:被告某某某保险珠海公司与被告某某某保险广州公司共同辩称由于该案肇事车辆属于营运车辆,因此请求法院依法审查该车辆是否具有行驶和驾驶资格,同时审查该车辆是否具有道路运输证,驾驶人员是否具有从业资格证。并称如以上证件在发生事故时无效,或者没有相应证件,则根据《商业第三者责任险保险合同》的第七条属于商业保险免责范围。经本院释明,被告何某某于庭后向本院补交了驾驶证、车辆行驶证、车辆道路运输证等证据。对上述两被告辩称的需要从业资格证的问题,由于在本院释明要求其提供相应的法律依据的情况下两被告逾期未能提供,故对两被告的上述抗辩理由本院不予采纳。
    十五、原告的诉讼请求:(一)请求法院判令被告某某某保险珠海公司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限额内赔偿两原告损失112000元,并优先支付精神损害抚慰金;(二)请求法院判令被告某某某保险珠海公司在第三者商业责任保险限额内赔偿两原告损失409012.8元;(三)请求法院判令被告何某某、被告珠海某某开元汽车运输服务有限公司对被告某某某保险珠海公司、被告某某某保险广州公司的赔偿责任承担连带责任;(四)请求法院判令四被告承担本案的全部诉讼费用及(2014)珠斗法立保字第60号案件的案件受理费1270元。

裁决结果

    本案中,交警部门认定被告何某某承担事故次要责任,各方当事人亦对交警部门的责任认定无异议,但原告认为被告应承担40%的责任。本院认为,根据交警部门的认定,本案中事故的起因主要在于受害人在通过没有交通信号灯控制,也没有交通警察指挥的交叉路口时,没有让右方道路的来车先行,且驾驶两轮摩托车未按规定佩戴安全头盔,基于上述事实及本院同类案件的评判标准,本院酌定由被告何某某承担30%的事故责任。
    本院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同时投保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简称:“交强险”)和第三者责任商业保险(简称“商业三者险”)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当事人同时起诉侵权人和保险公司的,人民法院应当按照下列规则确定赔偿责任:(一)先由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在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二)不足部分,由承保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根据保险合同予以赔偿;(三)仍有不足的,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和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由侵权人予以赔偿。被侵权人或者其近亲属请求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优先赔偿精神损害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之规定,对原告的合理损失,应先有被告某某某保险珠海公司在交强险赔偿限额内承担直接赔偿责任,不足部分,由被告某某某保险广州公司根据承保的第三者责任商业保险 限额内予以赔偿,再有不足的,再有相关直接侵权人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本案中,死亡赔偿金727500元、丧葬费38752元、精神抚慰金30000元、受害人亲属办理丧葬事宜支出的交通费300元,合计796552元,由被告某某某保险珠海公司在粤C22561号重型自卸货车投保的交强险死亡伤残赔偿金赔偿限额内赔偿110000 元(含精神抚慰金30000元),其余部分按过错比例,由被告太 平洋保险广州公司在粤C22561号重型自卸货车投保的第三者责任商业保险内承担205965.6元[(796552元-110000元)X30%]。
    对原告的财产损失6033.72元,由被告太平洋保险公司珠海公司在粤C22561号重型自卸货车投保的交强险财产损失赔偿限额内承担2000元,其余部分按过错比例,由被告某某某保险广州公司在粤C22561号重型自卸货车投保的第三者责任商业保险赔偿限额内承担1210.12元[(6033. 72元一2000元)X30%]
    故本案中,被告某某某保险珠海公司应当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限额内赔偿原告物质和精神损失112000元(110000 元+2000元),被告某某某保险广州公司在第三者责任商业保险限额内赔偿原告物质损失207175. 72元(205965.6元+1210.12元)。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条、第六条、第十五条第一款第(六)项、第十六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六条、第四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七条、第二十八条、第二十九条、第三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四条、第十五条第(一)项、第十五条、第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第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中国某某某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珠海中心支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日内,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范围内赔偿原告邝某某、黄某某各项损失112000元;
    二、中国某某某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广州分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日内,在机动车交通事故第三者责任商业保险范围内赔偿原告邝某某、黄某某各项损失207175. 72元。
    三、驳回原告邝某某、黄某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9010元、保全费1270元,合计10280元(原告已预交),由原告邝某某、黄某某负担3982元,被告中国某某某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珠海中心支公司负担2210元,被告中国某某某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广州分公司负担4088元。
    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广东省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吴红革 
代理审判员 梁昆鹏
二〇一五年四月二日
书记员 柯抗抗

    点评: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的司法解释,精神损害赔偿可由交强险先行赔付。